离开只为了更好地生活

终于离开了TH公司,强压在心中的不快得到了解脱,莫名的快感泳上心口,就像一同事说的那样“你离开TH的感言是什么——三个字:解脱了!”

哈哈哈

自去年圣诞节签下协议就感觉有点怪怪地,第一份工作就在一两个小时的面试后决定了,在徐永刚和吴谷雨的催促下草草的签下了三方协议。后来去了公司才发现里面有那么多的猫腻。那一天是我大学生涯的最后一次考试,最后一次整个专业坐在一起做同一件事情,大学里最后一个圣诞节。本来安排的满满的圣诞节因为面试和她的报考草草的结束了,留下了点点星光在黑夜中闪烁。

过完年,在杭州和上海找了段时间工作,也到公司看了看。其实心里早就知道这个公司不是个很好的选择,但还是犹犹豫豫的来了。毕竟三方协议规定了没有进入试用期的话违约金要一千块,户口和档案也要打过杭州来。丫丫的,一下字把我套的牢牢的。

在公司第一个月几乎都是在实习车间做,开始的时候天天给我们这批实习生安排培训,开导我们说先在基层做一段时间不久开发部就会有招聘可以把你们招过去做开发工作。就这样在边培训边动手实习中过了快一个月,做过焊接,半成品接线,分线,分螺丝,打螺丝,打包装等等工作。后来发现这些培训是挺有用地,接下来的几个月做的全是和这一样的工作,没有机会进其他更高技术舍量的部门的人都是做这个活,无论是重点大学的还是中专生。呵呵,反正工资便宜,每个月710,加餐补也就八百多一点。

结束了实习车间的事情后我和先定分到了品保部,其他人被分到了车间接线调试工作。后来才知道,快分车间的时候添的所谓的工作岗位自愿只是走个过场,那些东西厂领导一张也没有看,拿了名单就分好了谁谁谁到哪个岗位。好些人学强电的分到做弱电,学弱电的分到做强电,我和先定不知道怎么地就分到了品保部。开始地时候一起来的同事们都以为我们好幸运可以做到办公室写工艺标准,做点更有技术含量的活了,没想到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在车间干活,不同的是他们安装调试,我们做检验。我们和拿更高工资的老员工一样干活,拿不一样的工资,不管效率谁快谁慢。

进入品保部没几天就听说要考试,整个部门都参加的工艺考试。很惊讶地是我和先定没有陪训也要求考试且一定要有80分才能算过。考试那天中午好不容易借到组长的那份工艺标准资料看了一个小时。结果大家都可以猜到的没有过,因为好多考的东西都没见过,他要求写多大的螺丝多大的螺母我肯定写不出来了。没想到的是两个组长和我们几个实习生还有老员工一样没有通过。为了通过补考,我和先定硬是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背了下来,在宿舍也背在路上也背,口中念念有词地说“平垫 —— 弹垫——螺母——”常常引得别人怪异地眼光,呵呵。还好在补考中稳操胜券过关了,组长和其它几个实习生却还是没过直接罚了几十块钱。太XXX了,还好过了,要不几天就白干了,老子出来混就是为了钱,被罚了太X了。

接下来的时间,过得庸庸碌碌的,因为做的事情和别的老员工一样。身边的实习生一个一个地辞职走人,都不知道自己哪天也辞职走人,要不是金融危机和那三方协议走得人更多更快。在一厂做的时候接触的老员工也多了,都是叫我早点走人的,让我找别的工作去,在这一直做下去没有意思地,钱又没有知识也学不到,后来一次考试还真的证明了这一点。我竟然考到了第二名,比老员工还高多了。

呵呵……我就在这等着,等户口和档案都到家了我也就走人,没想到的是先定比我还要快,不过他是交了1000给公司,我走的时候跟公司耍赖,拿了三个月的工资就走了。我一走,原来宿舍里的8个人就算全走完了。呵呵

离开就是好,走的时候平时熟悉的同事都在祝贺我,“呵呵,不错,解脱了!”

是呀,解脱了真好,后面一定有更好的生活。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